當前位置:
首頁
> 互動交流 > 調查徵集

關於公開徵求《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草案)》修改意見的通知〖進行中〗

發佈時間:2020-10-09 11:58 瀏覽次數: 字體:[ ]

江西省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對《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草案)》(以下簡稱草案)進行了一審。現將該草案及其説明在江西人大新聞網公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歡迎社會各界人士直接登錄江西人大新聞網提出意見、建議,或者將意見、建議以信件、電子郵件等方式反饋至江西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通信地址:南昌市紅谷灘區卧龍路999號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規處

郵編:330036

電子郵箱:fgwjjfgc@163.com

徵求意見截止時間:2020年11月9日

江西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2020年10月9日

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草案)

目    錄

第一章  總    則

第二章  地方金融組織行為規範

第三章  地方金融監督管理

第四章  金融風險防範

第五章  地方金融發展

第六章  法律責任

第七章  附    則

第一章  總    則

第一條  為了加強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秩序,促進金融健康發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等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結合本省實際,制定本條例。

第二條  在本省行政區域內地方金融組織及其活動的監督管理、風險防範與處置工作,適用本條例。

國家對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本條例所稱地方金融組織,包括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和地方各類交易場所、開展信用互助的農民專業合作社,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和國務院授權省人民政府監督管理的從事金融業務的其他組織。

本條例所稱地方各類交易場所,是從事權益類交易、大宗商品類交易以及其他有關交易的交易場所,不包括經中央金融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交易場所和僅從事車輛、房地產等實物交易的交易場所以及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依法設立的公共資源交易場所。

第三條  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工作應當遵循安全審慎、規範有序的原則,堅持防範風險與促進發展相結合,依法打擊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引導地方金融組織合法合規經營,推動金融服務經濟高質量發展。

第四條  省人民政府應當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指導和監督下,建立健全地方政府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落實地方金融監督管理、金融風險處置職責以及處置非法集資第一責任人的責任,統籌本省金融改革發展、金融風險防範等重大事項。

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應當加強與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江西省)在金融監管、風險處置、信息共享和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的協作。

設區的市、縣(市、區)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對本行政區域內地方金融工作的領導,建立健全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機制,保障地方金融監管工作的正常進行,按照規定承擔屬地金融風險防範與處置責任。

第五條  省金融監管部門負責本省地方金融組織及其活動的監督管理,承擔地方金融組織風險處置責任,負責防範和化解地方金融風險。

設區的市、縣(市、區)人民政府確定的負責地方金融工作的機構(以下統稱市縣金融工作部門)依照本條例的規定,承擔本行政區域內地方金融組織監督管理、地方金融風險防範與處置相關工作。

發展改革、公安、財政、自然資源、農業農村、市場監督管理、網信、通信管理、税務等部門,按照法定職責,做好地方金融監管相關工作。

第六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應當加強金融法律、法規以及相關知識的宣傳教育,廣播、電視、報刊、互聯網等從業單位應當開展金融風險防範公益性宣傳,提高公眾的金融風險防範意識。

第二章  地方金融組織行為規範

第七條  地方金融組織從事相關金融業務,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取得相應的行政許可或者辦理備案。

省金融監管部門應當向社會公佈地方金融組織的設立、變更、終止和業務範圍等信息。

第八條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遵守審慎經營、誠實守信、防控風險的原則,不得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建立便捷的爭議處理機制,完善投訴處理程序,及時處理與金融消費者的爭議。

第九條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向金融消費者和投資者如實、充分揭示金融產品或者服務存在的風險,開展風險教育,並在提供金融產品和服務時,以顯著方式和通俗易懂的語言文字向消費者或者投資者如實披露可能影響其決策的信息,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地方各類交易場所應當核實、判斷交易雙方的條件,督促交易雙方真實、準確、完整披露信息。

第十條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向市縣金融工作部門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報送下列材料:

(一)業務經營情況報告;

(二)經會計師事務所審計的財務會計報告。

第十一條  地方金融組織發生流動性風險、重大訴訟或者仲裁、重大負面輿情、主要負責人失聯或者接受刑事調查以及羣體性事件等重大風險事件的,應當在事件發生後二十四小時內,向省金融監管部門報告。

地方金融組織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發生重大訴訟或者仲裁、重大負面輿情、失聯或者接受刑事調查等重大風險事件的,地方金融組織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之時起二十四小時內,向省金融監管部門報告。

省金融監管部門應當制定重大風險事件報告的標準、程序和具體要求,並向社會公佈。

第十二條  地方金融組織不再經營相關金融業務的,應當按照規定提出書面申請或者報告,並提交資產狀況證明以及債權債務處置方案等材料。

地方金融組織解散或者宣告破產的,依法進行清算,對債務清償作出明確安排,並將股東退出決議向社會公示。

地方金融組織解散或者不再經營相關金融業務的,省金融監管部門應當依法註銷行政許可。

第十三條  地方金融組織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國家和本省監管要求,履行勤勉盡責、恪盡職守的義務,有效防範和控制風險。

第十四條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依法規範經營,禁止從事下列活動:

(一)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

(二)違規發放貸款、受託投資、發行有價證券;

(三)以其他方式進行非法金融活動。

第十五條  鼓勵地方金融組織依法建立行業自律組織,實行自律管理。行業自律組織應當依照章程並根據本行業的特點,組織制定、實施行業規範和職業道德準則,完善行業自律管理約束機制,開展行業服務、協調、培訓等工作,加強對從業人員的引導、約束,依法維護會員的合法權益。

第三章  地方金融監督管理

第十六條  省金融監管部門根據地方金融組織的經營規模、管理水平、內控機制、風險狀況等,確定每年對其監督檢查計劃,採取隨機抽查與重點檢查相結合的方式實施監督檢查。監督檢查可以採取現場檢查和非現場監管等方式。

第十七條  省金融監管部門應當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等現代金融科技手段,開展對地方金融組織業務活動及其風險狀況的分析、評價和監管。

第十八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應當實施現場檢查:

(一)接到對地方金融組織的舉報、投訴;

(二)取得地方金融組織涉嫌違法證據;

(三)發現地方金融組織重大風險隱患;

(四)上級金融監管部門或者當地人民政府佈置檢查的。

實施現場檢查可以採取下列措施:

(一)詢問相關工作人員,要求其對有關檢查事項作出説明;

(二)查閲、複製與檢查事項有關的文件、資料;

(三)對可能被轉移、隱匿或者損毀的文件、資料、電子設備等,依照法定程序實施先行登記保存;

(四)檢查業務信息管理系統;

(五)依法可以採取的其他措施。

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檢查人員進行現場檢查不得少於2人,並應當出示有效執法證件和檢查通知書。

被檢查的地方金融組織應當配合檢查,如實提供有關文件、資料,不得隱瞞、拒絕和阻礙。

第十九條  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可以根據監管需要聘請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專業機構協助開展檢查。

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應當要求其聘請的專業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履行保密義務。

第二十條  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在依法履行職責過程中,發現地方金融組織涉嫌違反國家和本省監管要求的行為或者存在其他風險隱患的,可以採取監管談話、出示風險提示函、責令定期報告等措施;並可以要求地方金融組織的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以及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對其業務活動以及風險管理的重大事項作出説明。

第二十一條  發佈金融類廣告,應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對可能存在的風險以及責任承擔有合理提示或者警示,不得對投資收益或者投資效果作出保證性承諾或者擴大宣傳,不得明示或者暗示保本、保收益或者無風險。

第四章  金融風險防範

第二十二條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按照審慎經營的要求,建立內部控制、資產質量、風險準備、風險集中、關聯交易、資產流動性、重大風險報告等風險管理和內部責任追究制度,落實金融風險防範和處置主體責任。

第二十三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建立金融風險防範和處置工作機制,依法打擊取締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處置金融風險。

第二十四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建立非法集資監測預警等風險防範體系,發揮網格化管理和基層羣眾自治的優勢,運用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手段,加強對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的監測預警。

省金融監管部門以及有關部門應當加強對本行業、本領域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的排查和監測預警,並及時向社會進行風險提示。

第二十五條  地方金融組織的業務活動可能引發或者已經形成重大金融風險的,所在地設區的市、縣(市、區)人民政府應當根據國家和省有關規定履行屬地風險處置責任,組織、協調有關部門開展風險處置相關工作。

第二十六條  對地方金融組織的業務活動可能引發重大金融風險的,經省金融監管部門主要負責人批准,省金融監管部門可以依法採取責令其暫停相關業務、停止增設分支機構等控制風險擴大的措施;對已經形成重大金融風險的,還可以依法查封、扣押與違法行為相關的經營活動場所、設施或者財物。

地方金融組織應當及時採取措施,消除風險隱患,妥善處置金融風險,並向省金融監管部門報告有關情況。經省金融監管部門驗收,確認重大風險隱患已經消除的,省金融監管部門應當自驗收完畢之日起三日內解除暫停相關業務、停止增設分支機構等有關措施。

第二十七條  採取本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的措施仍無法控制風險擴大,可能嚴重影響區域金融穩定的,經同級人民政府批准,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可以聯合有關部門對該地方金融組織依法採取接管、安排其他同類地方金融組織實施業務託管等風險處置措施。

第二十八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建立對違反本條例規定行為的投訴和舉報受理制度,及時處理投訴和舉報。

任何單位和個人發現地方金融組織的相關業務活動可能引發或者已經形成重大金融風險,影響金融穩定的,有權向省金融監管部門或者市縣金融工作部門報告;省金融監管部門或者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接到報告後,應當立即予以處置,需其他部門配合的,相關部門應當予以配合。

第二十九條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設立地方金融組織或者非法從事地方金融組織的業務活動;不得非法發放貸款、擅自發行有價證券或者從事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

第三十條  在本省行政區域內發生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等重大金融風險事件,影響區域金融穩定或者社會秩序的,應當按照下列規定,發揮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協調機制(江西省)和省政府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作用,推動相關部門依法做好風險防範和處置工作:

(一)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應當加強與所在地中央金融監管部門派出機構的信息共享和金融風險防範處置協作,按照各自職責開展非法金融機構、非法地方金融組織、非法金融活動風險識別和預警,做好案件性質認定、移送、防範和處置工作;

(二)公安機關負責查處涉嫌金融犯罪活動,依法採取凍結涉案資金、限制相關涉案人員出境等措施;

(三)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按照金融監管部門通報要求,對涉嫌違法違規開展金融活動的,暫停辦理登記和備案相關事項;對金融監管部門認定的包含違法違規金融業務活動內容的廣告,責令停止發佈,並依法予以查處;

(四)網信、通信管理等部門對涉嫌違法違規開展金融業務的,依法採取暫停相關業務,關閉網站、移動應用程序等處置措施;

(五)其他行業主管部門協同做好金融風險防範和處置工作;

(六)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按照各自職責做好風險防範和處置工作。

第五章  地方金融發展

第三十一條  省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推動本省金融業高質量發展,引進金融機構,支持現代金融集聚區建設,加強金融對外開放和區域協同發展,引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優化金融發展環境。

第三十二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制定促進本行政區域金融發展的相關政策,鼓勵、引導金融資源投向重點領域和重點產業、重點項目,支持小微企業和農村、農業、農民發展,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第三十三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支持開展普惠金融、綠色金融、科技金融等改革,鼓勵金融機構、地方金融組織進行產品、技術、服務、管理等創新,完善金融創新激勵機制和風險防控機制,加強金融創新成果保護。

第三十四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省金融監管部門和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應當支持符合條件的企業在境內外資本市場上市,支持企業在新三板、區域性股權市場掛牌,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引導企業通過股權融資、股票及債券發行等方式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優化企業融資結構。

第三十五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優化行政審批程序,簡化行政審批環節,依法為地方金融組織開展融資業務辦理抵(質)押登記等提供便利高效的行政服務;人民銀行派出機構依法為地方金融組織查詢信用信息提供支持;相關金融機構依法為地方金融組織提供資金託管、存管和結算等業務支持。

第三十六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制定金融人才的發展規劃和培養、引進計劃,對符合條件的金融人才按照規定給予獎勵,並在落户、居住、子女教育、醫療等方面提供便利。

第三十七條  省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應當推動金融信用環境建設,按照國家和省有關規定將市場主體相關信用信息納入省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台。鼓勵金融機構對信用狀況良好的市場主體在貸款授信、費率利率、還款方式等方面給予優惠或者便利。

相關單位或者個人因惡意逃廢金融債務、非法集資等嚴重違法行為被行政處罰或者認定為犯罪的,應當依法將其列入嚴重失信名單。

第六章  法律責任

第三十八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法律、行政法規有處罰規定的,從其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三十九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從事地方金融組織業務未依照規定取得行政許可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責令停止相關業務,沒收違法所得,並處違法所得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五萬元的,處五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款。

從事地方金融組織業務未依照規定辦理備案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處五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

第四十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並處二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款;逾期不改正的,依法責令停業整頓,處五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

(一)未以顯著方式和通俗易懂的語言文字如實向消費者或者投資者披露可能影響其決策的信息;

(二)披露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三)地方各類交易場所未盡職核實、判斷交易雙方的條件。

第四十一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未按照要求履行報送義務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四十二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未及時採取措施消除金融風險隱患或者未報告整改情況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並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不改正,出現重大金融風險的,處十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款,責令停業整頓。

第四十三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及其有關人員拒絕、阻礙現場檢查和調查取證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予以處罰。

第四十四條  省金融監管部門依據本條例對地方金融組織作出行政處罰的,可以同時對負有直接責任的董事、監事或者高級管理人員給予警告,並處地方金融組織罰款數額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罰款。

第四十五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地方金融組織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省金融監管部門沒收違法所得,責令停業整頓,處二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一)違規發放貸款、受託投資、發行有價證券;

(二)以其他方式進行非法金融活動。

第四十六條  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有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等行為的,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七章  附    則

第四十七條  本條例自    年  月  日起施行。


關於《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草案)》的説明

——2020年9月27日在江西省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上

省金融監管局局長  韋秀長

主任、各位副主任、祕書長、各位委員:

受省政府委託,現就《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草案)》(以下簡稱草案)作如下説明。

一、制定的必要性

(一)落實地方金融監管職責的迫切需要。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若干意見》提出“完善中央與地方金融監管職責分工,賦予地方政府相關金融監管職責。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等,由中央金融監管部門制定規則,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實施監管。強化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對轄區內投資公司、開展信用互助的農民專業合作社、社會眾籌機構、地方各類交易場所等監管,提高准入門檻,嚴格限定經營範圍”。履行好黨中央和國務院賦予的職責,地方金融監管任務繁重且緊迫。然而,除融資擔保行業有上位法外,其他地方金融組織監管依據均為法律效力較低的部門規章或者規範性文件,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執法依據不足,執法地位不明,執法手段缺乏的矛盾非常突出,亟待加快制定出台地方金融監管法規,賦予監管職能,明確執法依據,強化監管手段。

(二)保障地方金融安全運行的迫切需要。截至目前,在冊地方金融組織法人機構553家,其中小額貸款公司169家、融資擔保公司167家、區域性股權市場1家、典當行163家、融資租賃公司26家、商業保理公司9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2家、地方各類交易場所11家、開展信用互助的農民專業合作社5家,還有政府授權監管的從事金融業務的其他組織,面大量廣,分散在各市縣,監管任務非常艱鉅。與傳統金融機構相比,地方金融組織資本實力和風控水平偏弱,隨着各類金融業務混業經營、跨界傳導,違法違規金融活動更加隱蔽和複雜,金融風險隱患可能通過各種渠道向傳統金融體系傳導,制定出台地方金融監管法規有利於保障地方金融安全運行。

(三)推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迫切需要。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截至2020年6月末,我省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等7類地方金融組織資產總額1009.85億元,全口徑統計提供各類金融服務約1300億元,各類地方金融組織在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方面填補了傳統金融機構的服務空白、發揮了有益的補充作用。推動條例出台,鼓勵和促進金融業發展,有助於地方政府加強引導金融業健康有序發展,推動金融更好服務實體經濟;有助於地方政府落實責任,營造良好的金融服務環境。

二、起草的過程及徵求意見情況

在省委、省人大常委會、省政府高度重視下,《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列入《江西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第一類立法規劃項目、省政府2019年立法工作計劃重點調研項目。省金融監管局緊密推進,委託江西地方立法研究中心協助參與起草,先後歷經前期基礎調研、起草初稿、專家座談、機構座談、省外調研學習、專家論證、徵求意見、反覆修改完善等過程,整個工作持續一年。2020年3月,在省委、省人大常委會、省政府支持下,條例列為2020年擬提請省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地方性法規項目,隨後,省金融監管局將草案送審稿報送至省政府。

為保障立法的民主性和科學性,省司法廳在審查修改過程中,徵求了省發展改革、公安、財政、農業農村、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市場監督管理、税務等部門和行業協會及8家地方金融組織意見,通過其網站向社會各界廣泛徵求意見,並赴贛州市調研,到上海市進行學習考察,召開了專家論證會、部門協調會。根據調研、論證、協調中提出的意見和建議,省司法廳會同省金融監管局對草案送審稿進行了反覆修改和完善。8月7日,省司法廳召開廳長辦公會進行討論。會後,再次徵求了省直相關部門及“一行兩局”的意見,並根據所提意見進行修改,形成了草案審議稿,並提請省政府常務會議討論。8月31日,第52次省政府常務會議討論並原則通過了草案,現提請省人大常委會審議。

三、主要問題的説明

(一)明晰省、市、縣三級政府職責。《國務院關於界定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職責和風險處置責任的意見》(國發〔2014〕30號)明確“省級人民政府承擔補充金融監管和風險處置的責任”“省級人民政府承擔本轄區內金融監管職責,不能層層下放到市、縣兩級政府”。考慮到地方金融組織數量多、分佈廣,地方金融組織和業務活動主要集中在市縣一級,要實現苗頭性、傾向性屬地金融風險早發現、早預警,應加快完善省、市、縣三級聯動的地方金融監管組織架構,推動監管資源向基層一線傾斜,強化金融風險源頭管理。因此,草案明確了省、設區的市、縣(市、區)三級人民政府的職責分工。省級人民政府及其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承擔監管職責,對地方金融組織採取重大監管措施、實施處罰等職權均由省金融監管部門承擔。設區的市、縣(市、區)人民政府在金融監管中承擔一定的職責,由市縣金融工作部門按照規定承擔本行政區域內地方金融組織的日常監管等工作(第四條至第五條)。

(二)明確適用範圍。根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若干意見》要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負責“7+4”類地方金融組織監管,但草案中未將投資公司、社會眾籌機構兩類機構列明,其主要原因:一是這兩類機構法律概念和業務範疇不明,當前上位法缺乏系統的基本制度設計;二是已用“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和國務院授權省人民政府監督管理的從事金融業務的其他組織”兜底表述,並沒有排除對區域性投資公司、社會眾籌機構的監管,這樣規定並不與中央文件內容不一致;三是帶有投資字樣的機構量大面廣,邊界鑑定不夠清晰(比如我省帶“投資”字樣的公司約3萬家,大的如省投資集團、省水投集團、省高投集團、省鐵投集團等,小的註冊資本僅幾十萬元),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監管,國家沒有明確的規範指引。此外,已出台的六省市金融監管條例(地方金融條例)均未將此兩類機構列入適用範圍。

(三)完善地方金融組織行為規範。一是規定市場準入。立法法相關規定,金融的基本制度只能以法律的方式來制定,因此地方金融組織從事相關金融業務的條件等屬於中央事權,地方性法規不宜作出規定,另外,各類地方金融組織的設立條件也不盡相同,草案僅以指引性條款確定地方金融組織的設立資質,規定市場準入,但不增加市場準入條件(第七條)。二是強化事中監管。針對監管地方金融組織的共性要求,同時做好與法律法規及國家最新監管制度的銜接,對普遍適用於各類地方金融組織的行為規範作出實施性規定,建立爭議處理、信息報送、信息披露、重大風險事件報告等制度(第八條至第十一條)。三是明確退出機制。地方金融組織不再經營相關金融業務的,應當按照規定提出書面申請或者報告,並提交資產狀況證明以及債權債務處置方案等材料,可以自願解散或者宣告破產(第十二條)。四是明確行為底線。提取各類地方金融組織禁止性行為共性,嚴禁地方金融組織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嚴禁違規發放貸款、受託投資、發行有價證券,嚴禁以其他方式進行非法金融活動,督促地方金融組織嚴守風險底線(第十四條)。

(四)嚴格地方金融監管措施。草案建立地方金融審慎監管機制。一是差異化、精準化監管。考慮各類地方金融組織不同業態的性質、特點,明確省金融監管部門根據不同情況制定監督檢查計劃(第十六條)。二是規範行政檢查程序。賦予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現場檢查的權力同時,要求其嚴格規範監管執法程序和行為(第十八條)。三是補充監管力量。考慮監管力量不足等方面因素,規定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可以引入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所等第三方機構參與監督檢查,同時要求其履行保密義務(第十九條)。四是規範使用監管措施。在“發現地方金融組織涉嫌違反國家和本省監管要求的行為或者存在其他風險隱患”的情況下,規定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可以採取監管談話、出示風險提示函、責令定期報告等措施,還可以要求地方金融組織相關人對業務活動以及風險管理等重大事項作出説明(第二十條)。

(五)強化區域金融風險處置。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是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明確要求,為此,草案規定:一是地方金融組織重大風險的處置。省金融監管部門可以對存在重大風險隱患的地方金融組織依法採取責令暫停相關業務、責令停止增設分支機構等控制風險擴大的措施,特殊情況下,可以依法採取接管、安排其他同類地方金融組織實施業務託管等措施,並聯合有關部門進行風險處置(第二十六條至第二十七條)。二是屬地非法集資風險處置。明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建立金融風險防範和處置工作機制,依法打擊取締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第二十三條)。三是建立金融風險防範處置協作機制。明確中央金融監管部門在贛派出機構和地方金融監管部門依照各自職責承擔非法金融機構、非法地方金融組織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的風險識別和預警職責,做好案件性質認定、移送、防範和處置工作;同時明確公安、市場監督管理、網信、通信管理等相關部門以及司法機關在金融風險防控中的工作責任,建立金融風險聯防聯控工作路徑,有效促進屬地金融風險管控,提高金融風險防範化解效能(第三十條)。

(六)明確金融發展支持措施。從我省金融業情況看,發展不足仍是主要矛盾。根據國家以及省委、省政府相關政策文件精神,草案從多方面提出金融發展支持措施。一是支持現代金融集聚區建設,優化金融發展環境;二是鼓勵地方金融組織產品和服務創新;三是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四是為地方金融組織提供優質服務;五是支持地方金融人才隊伍建設;六是推動金融信用環境建設(第五章)。

此外,草案設專章規定了法律責任。為鼓勵金融發展,完善容錯糾錯機制,在法律責任的設定上,站在鼓勵金融發展角度,明確“糾正為主,處罰為輔”的整體思路。草案第三十九條、四十一條、四十三條、四十四條、四十六條借鑑《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處罰條款;第四十條、四十二條、四十五條結合我省實際,參考外省同類法規處罰條款。總體來講,相比於上位法及外省同類法規,我省草案處罰力度相對較輕(第六章)。

以上説明連同草案,請一併審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